我从未提及过的往事()

B我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所经历过的事情

()茅屋村被火烧

1948-1953, 我在越南西贡 (Saigon) 读书, 我兄弟两在堤岸(Cho Lon)居住. 每逢礼拜天, 我们就到姑妈家(洗马岸)与表哥表姐一起度假. 我姑妈是个老实人,不懂得怎么做生意,尤其是自从姑丈死后, 她带着两个孩子,真的不太容易,无法过着充裕的生活, 吃喝的都是粗茶淡饭, 居住的 也是 用茅草盖 的房子。他们的生活费用,一半是靠家父的帮助。当时家父家母在广平省洞海市 做生意, 家父 每个月 都要飞往西贡堤岸买货,在交易买货的时间里,他一般住在姑妈家里。家父 一向 是个 深谋 远虑 而且 喜欢 运用 逆向思维方法办事的人; 当他发现了茅屋村的弱点后,便规劝姑妈说:您最好迁移到别处 去居住,否则 一旦发生火灾, 就会威胁到 人身财产的安全. 我经常往返洗马岸那个地方, 看见了穷人家屋顶都是用稻草来盖,屋与屋之间的距离 非常近, 孩子们又爱玩耍鞭炮, 这些迹象让我事先预兆, 火灾隐患是免不了的。果然不出家父所料,有一天,我刚从知用学校 回到村外,忽然看见 烈火如日,熊熊的火焰冲击 在村里扩大范围,它如同死神的呼唤信号一般要把所有的房屋都烧个精光,要把贫困的村落变成一片废墟. 等到火被熄灭后, 我走进村里, 废墟上的景物还带着浓烟和灼热,不时发出哩啪啦的声音。当我找到了姑妈表哥和表姐的下落后,我心里就安定了...经历过这一事故后,我得出以下的教训:当你住在用稻草盖屋顶的房子或者你家的邻居是茅屋的时候, 你要注意到你家与邻居之间的距离问题, 一句话,越远越好,以免一旦发生火灾,就会祸及自己或他人人身财产的安全。此外你得注意到那班小孩子的任性,他们的好奇心 一瞬间 会烧毁你的住所。 最后你还要注意, 有些坏人, 一旦有点 油水可捞, 他们也会愿意毁掉你的性命。 果然如此, 不到半年后, 我听有人说过,那场火灾的原因是伪首相阮文心的亲属要销售更多的铝瓦片,不顾群众的灾难痛苦,在光天化日下作案的。

()我一生中见过的最勇敢的小伙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 我家在广平省开制饼厂, 专门生产各种点心和饼干。 家父原是 一个进出口商人,作为 一个商人,对制饼知识的知晓,他确实是个外行。 值得庆幸的是他找到了 经验丰富的古师傅;在这位师傅的管理下, 制出的蛋糕 松软,饼干酥脆;一句话,质量 总比其他厂家优越。这位师傅有个儿子,名叫古五,也跟着父亲一起在我家干活。我一向 称呼他为小古哥, 他也把我当作亲弟一样看待。时间过得很快, 两年过去了,古师傅突然 患上恶病去世,小古哥也追随他的同伴,到山区去参加越盟上战场杀敌了。一年又过去了; 小古哥在一场战斗中, 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最终被敌人俘虏了. 自从他被抓捕之后, 在狱中挨过多顿拷打,还被迫喝过尿,但他宁愿做个硬汉,始终绝不招供,决不揭露 组织的秘密。虽然他扛得过牢里的电棍,挺得住狱吏的拷打,但他知道,他再也没有活着出狱的希望,因为敌人已经认为他再也没有利用的价值了。没多久敌人把他带去游街示众,然后把他杀害了.他牺牲时只有十六岁而已.那是一个 阴暗的秋天中午, 天空云雾密布,太阳被云深藏起来, 大地上小草低下了头, 柳条惆怅下垂;我的心情也随之下沉, 好像有种失落的感觉. 不言而喻,这种感觉暗示着 从此以后,我与小古哥只有死别没有生离了。十二点正,狱吏带小古哥游街后示众后就到打靶场, 然后把他捆绑在木架 上;我和家父站在人群中间, 心中悲痛地送他最后一程。 没多久,一个狱吏宣读他的罪状,然后结束了他的生命。对一般人来说,在死亡来临之际,心中不免对生存越留恋,对死亡 越恐惧的感觉。可是,我当时与小古哥面对面站着,我真的找不到他的这种感觉。 换句话说,他认为,他的死是为祖国而牺牲的,是光荣的,是值得骄傲的。经过小古哥牺牲之事后,我认为你一生中可以抱着某种信仰,你也可以什么都不相信,但当国难临头之际,你唯一的选择就是牺牲自己,保卫祖国,保卫民族。此外这片段还告诉我,成功靠的不只是自己的能力,还要利用他人的能力和智慧,例如刘邦是个高阳酒徒,但他善于利用张良韩信的智谋统一了神州大地,家父开制饼厂也能证明这一点。

() 遇险见真情

我和大哥在堤岸读书的那段 时间,家父 经常来往西贡堤岸做生意。有一天,我和大哥从 堤岸搭的士回到洗马岸与父亲相聚。夏日高挂天空,天气非常炎热,云儿躲得毫无踪影, 鸟儿张开嘴巴歇在树上,柳丝垂下不动,这种闷热的光景也让人喘不过 气,有的人到树荫下乘凉,有的人 坐在河边摇着扇子避 暑。我和大哥刚走到村外时,没有风,我们好像在一个热笼中走着,汗出如酱,那时大哥看见了清澈的河水悄悄地流淌,潺潺地 向远方流去. 他希望河水把身上的汗水一起带走, 于是就脱下衣服鞋袜等,跳下水游泳了。当时我肚子饿,忙于买东西吃,没跳下水... 忽然间,我听见大哥大声呼喊:救命呀!救命呀!。我知道大哥出身了,于是就顾不上一切,脱光衣服鞋袜,扑通一声跳进水里,向着大哥游水方向游去。当我靠近大哥的时候,我潜下水底用脚推他,让他浮出水面,我手中拿着一只木棍,并把手伸出,让他握住木棍...然后我一面游泳,一面把他拉上岸。经过了 这一事故后, 我深刻地 体悟 :下水救人的 反而更容易会溺水身亡, 所以, 我事先要知道:从水里成功救人的关键在于救 落水者的时候,要了解水域环境;然后保持平静的心态,尽量去找竹竿,绳子,之类的东西,找一些人帮我一起救人,要脱光衣服,用蛙泳抬头的姿势游过去,要注意离岸边的距离,和落水者当时的状态,避免被他 () 握住你的手脚;为了保证前进目标准确,我要从上流下水。

我还得出另外一个结论:无论是亲戚还是陌生人,只要共度过患难,他们之间的感情会变得更加真实和深厚。

() 为革命组织提供药品和黄金

1947-1953年, 我家在广平敌占区居住,家父 一直崇拜胡志明的革命精神和为人品德, 一直拥护越盟的抗法革命;在家父的正确教导下,我堂兄廖雄四十年代就参加过地下工作, 成为一名出色的情报人员, 曾干掉了广平殖民探长,最终被流放到昆仑岛。小古哥也受到家父进步思想的影响,年轻时就决心参军上阵杀敌。最终在广平巴顿广场上英勇牺牲了。

虽然家父始终不参加过任何党派,但他一生憎恨伪政权。就是这个原因,在七年的漫长阶段里,他一直帮助越盟运送货物. 他运往解放区的物资包括西药,缝纫机头,火石和黄金等。 每运次货, 他可以收到20%的利润, 一方面, 他帮助越共解决物资上的短缺, 另一方面他也为自己赚点钱. 要知道,这些都是禁运的物品,例如法殖民当局规定,每人每次只能携带一部缝纫机,可是每次大轮船靠岸,在我们的货物当中就有十部以上的缝纫机头,为什么呢?原因就是家父已买通了伪政权的海关领导。

至于偷运黄金之事,至今只有五个人知道。那就是家父家母, 大哥 ,我和我的干爹阮春阁伯伯。原来,在一次与阮伯伯交谈时,家父得知越盟需要大量黄金,于是就决心干这个非常冒险的活。也就是说,把黄金运往解放区,如果被发现的话,不是罚款,而是坐牢。对家父来说,只要对革命有利,他什么都愿意干。每逢礼拜天,家父和家母悄悄地把一两两黄金塞进脚踏车车架内,外表伪装装载普通货物,然后雇佣亲戚骑着车把黄金运往解放区去。运用这种方法运送黄金比较安全,因为外人无法知道。为什么当时家父会产生这个用脚车运送黄金的想法呢? 原来有一天,他和一个修理脚车的师傅聚会,在交谈中得知:为了不让爱赌的败家子知道父亲有积蓄,他便把钱储在车架内。通过这一事故,我得出如下的结论:你可以把平凡人的智慧运用到你的计划中去,这么做,会增添你办事的成功概率。

廖海风 2018/8/31

www.zhenca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