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客

 

泰王普密蓬駕崩,南河畔一片縞素,給我絲淡淡的哀愁。並不是我跟泰王室有什麼瓜葛,只是泰子民如考妣,令我受到感染。我馳騁在無邊際的幻想中:假如上天賜給我們個偶像供大家瞻仰、膜拜,也許煮豆燃豆箕的慘劇不發生。

2013年,我到泰國曼谷參加東南亞華人詩人筆會時,正是黃衫軍把遊行示威推向高潮,英拉內閣搖搖欲墜。我見到泰民居不僅懸掛國旗,還懸掛表徵的杏黃旗(下圖),旗上寫蝌蚪文,連泰人也看不懂。泰人每當多事之秋就向王搬兵——泰王政局不偏不倚,因此成了民族團結的象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