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火取暖话当年

乌战争导致物价飙升,能源短缺。进入严冬之际,北欧的天气极度寒冷,缺少暖气的供应,身体的健康就会受到威协。有些朋友愁眉苦脸地长叹,天冷怎么办?我微笑地说:重返原始时代,用柴烧火取暖吧

提到用柴烧火取暖之事,自然而然地回顾到十九世纪的那些年代。曾经长期生活在越南北方的人们对冬天的感受十分深刻。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北风呼呼狂吼,像冷妖怪那样肆无忌惮地吹袭大地。大约从一九六零年开始,越南政府实施对日用品的分配制度,例如发放布票,平民百姓每人四公尺,国家工职人员则五公尺;市面上更没有别的衣服出售。在衣服单薄、缺少的情况下,唯有把破烂的打上补丁以加强保暖。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御寒衣服如棉袄、毛衣之类了。那时候,更谈不上鞋和袜了;而有的就是木屐和解放鞋(用汽车旧轮肽制作的胶鞋)。白天,人们总是光着脚在地上劳作,被冻得皮开肉绽,放牛的小朋友冷得面青口蓝,鼻涕直流。此情此景,令人感慨,唏嘘不已。

在数九寒冬的季节里,值得骄傲与自豪的是,我们发挥了历代祖辈遗留下来的聪明智慧,生火取暖过冬。亲身的经历怎么也不能忘记。小时候每逢初冬时分,把牛放到山上去,见到干木柴时就拾起来扎成一捆一捆的,然后把柴放在牛背上回家去。一些老人家就在屋边的山坡上把采伐剩下的树根挖起来以之备用防寒。待到严冬一到,每个村民都在厅里一角堆起木头烧火,形同篝火似的,俗称火堆。晚饭后,一家人围坐在火堆旁边,时而谈天说地,时而嘻哈大笑,时而红薯......,好不乐趣啊!尽管外面寒风凛冽,屋子里却暖洋洋的。

村民的卧房非常简陋,木床只铺上一张草席和一条破旧不堪的棉被而已。那时候,不知什么是床褥,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天冷的时候,只好在床上铺了一层厚厚柔软的干稻草。沿袭着祖辈遗传的御寒方法,越过了一个又一个寒冷的冬天。

回首往昔,放眼现在,另有一番感慨。时代更新,科技发展,物质丰富,生活美好。人们思想意识形态也随之而见异思迁,不断地对真善美的追求,经受不起困苦的考验,失去了随机应变的能力,说不定一旦发生天灾或战乱,完全处于被动状态。如开头所说的,由于受到俄乌战争的影响,物质涨价,费用急剧上升,使人们的生活压力百上加斤,叫苦连天。在这样的情况下,唯有省吃俭用,缴交其他费用(如水、电和暖气等),要不然就被吊销,导致被冻死的可能。

尽管如此,面对恶劣的环境,只有泰然自若,随机应变,用聪明的智慧,一定能够战胜艰难困苦的。就像我们祖先那样,尽管用柴烧火取暖有所污染环境,但是迫于无奈,这也算得上是一个上策。严冬过去,暖春就会到来!

壬寅 孟冬于瑞典

www.zhenca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