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因果隱玄機

悼念沈洪志君

(未刪改版)

過客

接陳能明副長的通知,十月廿四日,沈洪志詩友走了。江詩社已經薪火不繼,更顯得人才凋零,我不禁感歎亦噓!

我憑藉加古詩的機緣認識沉毅實的沈君,我們年紀相若、意相投,不久就成了莫逆之交。他回憶,他受中文革的殘酷迫害,七十年代末越過千山萬水,輾轉到胡志明市。他眼前一亮:這才是共產主義的天堂(!)。我心裡直犯嘀咕:什麼天堂?當時策尚未開放,民生凋零;唯一的解釋是,北岸是無底的深淵。

沈君2013年寫成自掙扎三部曲,描述自己受文革迫害,無端被劃成黑五類,逼上絕路,才背井離鄉。他要求我他轉體成小說,但他寫的是紀實文學,我根本無著筆,只好賦一首七律聊表心意:

無端僻壤起風波  魑魅吞人帶血歌

硬把善良充五類  乃因邪惡統三河

險灘編筏湍流急  遠路挑柴扁擔磨

咫尺南天離困境  猶驚夜半憶殘柯

張開寬容的抱迎接了他,成我們湄江吟社光榮的員。

同在2013年,沈君偕同我及湄江吟社幾位詩友平福省福隆县他的友人祖養開的野豬養農莊。當時養野豬還是新鮮事物,我佩服祖養的創業精神,回來後跟沈君合寫道百折不創新天,經查證實,得以在越文紙上發表。我們一行有沒有忘記購買芳香鼻的山林特產野蜂蜜。以前,我總有印象90%蜂蜜造假;到了產地,我才恍然大悟:蜂蜜大多是貨真價實,因為偽造必須先經過一道工序,把食糖酸解果糖和葡萄糖,成本太高!

時間轉瞬即過,我和沈君還有很多交往,不能細述。2016年,我卒中住院,留下後遺失語症。出院他第一時間趕看我,大家只能筆談。他疊起個手指頭,道出一段玄機:我託祖上積福,劫餘生;老長龐明大限至;老中醫安然無。我立即寫了一首七絕:

浮生因果隱玄機,定論蓋棺人已非

莫問英雄何出處,問心無愧閃光輝。

證明,他的預言都一一驗:我至今還沒有接到閻老五的票;龐明就在當年去世;輾轉床褥,最近才過身。沈君的確有半仙、張鐵嘴之才!

我雙腳不利行,因此深居簡出,大家不再見面。直到2019年,我們在一次茶聚上見面,把手言歡(下圖)。我在臉寫了一首五絕作紀念:

料事似神通,三年今始逢;

君款款意,歎我已龍鍾。

不久前,我也風聞沈君罹病,但我也負住院,自顧不暇。接到噩耗,我如五雷轟頂,心潮起伏。我燃起一炷香,心中默默禱:祝一路好走,您在天,我們心靈還是相通!

(刊2020/10/8解放日

上圖:沈君(左)

下圖:沈君(正中)

说明: https://scontent.fsgn6-2.fna.fbcdn.net/v/t1.0-0/s600x600/122474990_1290627867946608_4189838347624346046_o.jpg?_nc_cat=111&ccb=2&_nc_sid=730e14&_nc_ohc=s0Rs_Z-umhoAX87Gedx&_nc_ht=scontent.fsgn6-2.fna&tp=7&oh=359aeda899d53ef68ae60cfafce0bf0b&oe=5FCC1F50

说明: https://scontent.fsgn6-2.fna.fbcdn.net/v/t1.0-0/s600x600/122795072_1290628141279914_5067935959492987089_o.jpg?_nc_cat=108&ccb=2&_nc_sid=730e14&_nc_ohc=YuiuRffsrSkAX_ygMbp&_nc_ht=scontent.fsgn6-2.fna&tp=7&oh=713623b88ba4e54cfa9e4d811bb59e84&oe=5FCD2CFC

www.zhenca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