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的肆虐改变了我的生活和思維

按理说,任何事情都不是一成不变的。星辰位置的移动、花草树木的开谢和政治经济的起伏波动等现象都证明了这一点。以我本人来说,70岁那年我从镜中找不到白发, 十年后的今天,我的头发大半花白了。我知道这是宇宙变化的规律,无人能阻挡的! 经历了四个多月肺炎疫情的肆虐后,我的生活习惯和思想信念再次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疫情改变了我的生活习惯

由于疫情的肆虐,近四个月来我整天被关在家里,闲极无聊。我该怎么办?

第一件我要做的事是上网购买食物; 上网购买食品是我四十年来第一次干的事。英国的普通群众一般每个礼拜到超市去买一次食物,香港人称他们为冰冻佬,而当时的我每隔一天就得去逛市场一次; 我的目的首先是多多走动,让我有机会锻炼身体。其次,我之所以经常去逛街市是因为我不喜欢吃冰冻肉类。上网购买食物的弱点是,你没有机会选择那些你所满意的东西;不但如此,如果从网上买来的食物太多了,吃不完得放进冰箱里储藏,两个冰箱不够用,在这种情况下,我得去买另一个... 真麻烦! 由于整天呆在家中,无所事事,我不得不自制大包、粽子煎堆等点心来吃; 疫情发生前,我家吃的大包都是从杂货店那里买回来的,因为它们都是长期被储藏在冰箱里的食品,很不好吃。今天我包出来的大包,包皮新鲜松软爽口,比买回来的好吃得多。

第二件我要做的事是给自己剪头发。四十年来,每隔两个月我总得到某个理发店去剪发,我觉得很舒服。由于疫情的延长我被逼无奈要拿起剪刀当个理发师。有两个问题要解决: 一是在身后安装一块镜子,二是要学会拿剪刀的姿势,我拿剪刀的姿势与理发师拿的姿势完全相反,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我剪的是自己的头发,而不是别人帮我剪头发的。这种反向姿势才能帮我造出漂亮的发型。

第三件我要做的事是天天上网、读诗和写诗。我差不多每天都写一首,有的是古诗,有的是新诗。 我总共写了五十多首歪诗。为什么说是歪诗呢?原来我不准出门,呆在家里找不到真实的物象,我只好打开西湖剑湖等旅游景点网来写诗,所以诗中的意像和意境都不是真实的,写出来的肯定是歪诗。

第四件我要做的事是室内运动花园跑步。以往温室Conservatory是用来赏景和品茶的。今天我把它当作练身的场所。其次,我从来不喜欢坐脚踏车,假如我不是驾驶汽车,那就是用脚走路。由于疫情的蔓延,我不敢去买汽油,于是就乘脚踏车了。

() 疫情改变了我的思维

对疫情的控制,各国有着不同的主张和办法。可是,经过这场疫情的肆虐后,我对西方个人自由资本主义体制,开始产生了怀疑的念头; 在过去,我很崇拜西方,倾向于绝对个人自由主义的思想。 例如,当并州刚刚解放的那一刻,我就通过直接会面与某停战委员会成员(印度人)联系... 换句话说, 我希望他能帮我设法逃离那个我认为是没有个人自由理念的地方。来到英国后,我还依然羡慕这种政治体制,纽约美岛上的自由神是我心中的偶像。疫情发生后, 我方知在这种体制,有着一个脆弱的政府机构; 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福利等重要决策都出于利益集团之手。

闲话不表言归正传,当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还在千里迢迢的中国武汉蔓延的时候,西方各国政府几乎不关心到这场疫情的迅速扩散,如果他们提早实施封城隔离的措施,许是死亡人数可以大大减少。这是各国广大人民群众所期待的。等到疫情大规模爆发后,他们就面临措手不及或者說是失控的状况。 在这场疫情中,他们几乎没有足够的口罩,只有极少数量的呼吸机...不能广泛的检测;检测率 (按标准来看) 是很低的,据说,每100万人当中,只有2400人接受检测,其他的卫生工作者也相对较少, 死亡率比较高。甚至还有某些政府要员企图推出所谓的集体免疫的谬论... 恰恰相反,中国在这场疫情中体现出了它的 菁英主义体制的优越性, 中央政府有权力并且能够调动全国一切资源人力和物力来对付疫情。有一个令我失望的问题就是西方的自由普选体制的弊端。 回顾中国历史,大家都会知道朝廷是在维才是举的理论基础上选拔人才。(当然卖官鬻爵的政治腐败现象不计算之内)举子不分贫富和地位的差异,只要他们真的有才能的话,朝廷一律录取。相反在自由普选的时代里,我发现这种选举体制有着不少的弊端:

1-多数胜少数的假象. 你还记得吗? 十年前法国总统选举时,获胜候选人的票数为52%,而落选者的票数为48%。在我看来,这种现象只能说明当时法国民意的分歧。既然持有不同意见的双方的人数不相上下,那他们应该组成一个联合政府来反映双方的观点才对。为什么票数多于对方四个百分点的候选人却有权挑选自己的亲信?有权迫使另一半选民听从他的观点呢

2-一个知名的政客不管有多大的才干,如果他不是出身于富豪家庭或者没有垄断财团的撑腰,也无法施展。财力是胜败的第一要素,机遇是第二要素,才干是那些跑腿喽啰要具备的东西。且看当今某总统: 他从未当过一天行政职务,不懂政治外交,说话爱出尔反尔,为什么他能成为大国总统呢?一句话:大多数群众是潮流的跟风者,是被媒体和史家引导的心盲人。在金钱和媒体的大力宣传鼓吹下,在群众盲目拥护的气氛中,他把群众引入歧途。群众的无知把这位疯老推上元首宝座,他们以为只有疯老才能争取民族的利益,才能维持国家在全球范围内的领导地位。德国群众的天真思惟曾给残暴的希魔一个大好机会毁灭过整个欧陆。又有一件令我担心的事是: 经过了这场可怕的灾难后, 中渼之间的关系肯定走向恶化的阶段. 根据目前所发生的事实证明, 全球化的时代将要结束了,今后西方厂商和资金撤出中国的浪潮会更加汹涌.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 镁国没有能力组成一支像侵华八国联军或者像攻朝联合国军队那样强大的队伍,但未来的世界将会形成两个阵营: 以渼国为首的和以中国为首的两个集团互相抗衡. 渼国和中国都是核大国,军事冲突是不会发生的.但在贸易金融货币等方面的博弈将会越来越赤裸、尖锐。台湾海峡的非战争的军事活动、香港颜色革命的重演和南海(尤其是中越双方之间)的纷争和冲突事故也会日益加剧... 虽然我是个对政治莫不关心的人,但未来的局势让我有点担忧:住在海外的华人不再像以前那么安全了!我有诗病毒和狂魔:

病毒与狂魔

狂魔已从美梦中惊醒

抓起冬青大棒飞上天

威慑神仙它忙个不停

让宇宙到处产生雷电

劝喽啰加入它的舞蹈

各种鬼怪也一起登场

黑云随它在空中奔跑

狂风也吹得大海翻腾

喽啰们还想从它那里

分享索取得来的财富...

可惜病毒不管兴亡事

把全球搞得一塌糊涂。

2020/5/14 庙城 廖海风

www.zhenca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