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文

喝一杯濃黑的苦液

過客

 

西堤人每天出門第一件事就是去喝一杯咖啡,這習慣似乎是與生俱。聚集三五好友,到路邊咖啡、擺龍門陣更是忙中偷閑的趣。見到南方人和咖啡的勁頭,北方人佩服有加,就是口味隨和了點。好久我才重游河,蒙一位老河招待一杯道地的咖啡。看著杯子裡瀝淅淅地滴下黑而香氣撲鼻的苦汁,我這把年紀,但好像才第一次嘗到咖啡,其果是夜不眠。這種口味的差異,就像紅酒比之白蘭地。

門開放初期,我到外出差,花塊美金拿了個大紙杯,擰開水瓶的水龍頭裝了滿滿一杯,嘩哩嘩啦就像開自水,再隨意加糖或牛奶代用品,味道可想而知。我把我在越南喝的咖啡講給外國朋友聽,他們恍然大悟,原來你們喝的是法國咖啡!我在巴黎路邊傳統的咖啡店喝咖啡,有牛油、鮮奶、液體乳酪、甜點,不過味道也非昔比,恐怕是現代工業社的生活節奏,已不容許他們優悠地欣賞一滴滴的黑咖啡。

 

咖啡族自有他們的一套道理:提神醒腦、解除抑郁。他們援引醫學成果:咖啡能消除過剩脂肪、緩解哮喘、鎮痛、增強肌肉力量、減少肝轉氨酶,甚至對II糖尿病也有療效(?)。咖啡的有效成分是咖啡因,一杯正牌咖啡(150毫升)含有120毫克咖啡因,要起到療效,每天至少要喝5杯,這個量離致毒量只隔一步之遙!

咖啡族提出反辯:咖啡引起心悸、升血,過量便秘、失眠。

,喝咖啡八利才有一害,但不要忘記,咖啡致癮。咖啡癮雖不重,但戒癮頗不容易,同要經過痛苦的歷程。

 

有一則曾廣泛流行的民間笑話。顧客問店主:咖啡豆並沒有起價,什麼你賣的咖啡卻哄價?店主含羞答答地回答:請體諒,市面上玉米可起了價!笑話雖然諷刺欺騙顧客的商人,但用炒焦了的玉米或黃豆代替部份咖啡卻是最善良的作假。

越南民間增加咖啡的色香味的統手法,可謂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例如:用炒過的檳實增加苦味;用一滴上等魚露吊出香味;用焦糖(caramel)調色和增加粘稠度。這些民間偏方,可看不出有什麼毒害。

我有一位友人在第十一郡售賣咖啡,有一次,我要買三公斤咖啡送給外親友。我的朋友問我送人或自用,我說是留給自己慢慢享用。他就打開天窗說,那麼我就不加黑色素。看見我驚得攏不上嘴,他解釋道,生咖啡豆只能炒到七成熟,呈朱古力色,如果不加黑色素,賣到市上顧客反而說是假貨,根本賣不出。沖喝這種似朱古力咖啡,我倒覺得悠然:能喝到貨真價實的咖啡,又有人?

現代的作假更加工業化和便捷得多,章上有關道已經盈篇累牘。要郁的香味,有德的香精;要色晶瑩,有食品顏料黑色素;要粘稠如膠,有日本的CMC;要香味雋永,有骨頭熬的明膠(gelatine)固香;還有糖精、人造奶油。請到金邊市場,有盡有,就是不需要咖啡!?有堆積如山、沒有招牌的中貨,可任意降低成本。至咖啡特有的苦味?那還不簡,炒焦了的玉米或黃豆既黑且苦。

土耳其咖啡是不加糖的,人們要點一滴地品嘗它的苦味,這也是咖啡精華所在。我最近見到外一篇道,越南有一家大牌公司另辟蹊徑,在咖啡中添加寧(quinine,金雞納霜)以增加苦味。奎寧是眾所周知的特效抗瘧藥,味極苦,副作用大,用於食品,我卻是聞所未聞。分辨方法很簡:只用冷水把咖啡沖開,沖出苦味就是含有寧,其他成分用冷水是沖不開的。

寧的使用量每公斤咖啡60-80毫克,也就是每杯咖啡要喝下1.5-2毫克寧。這個量微乎其微,覺察不出有什麼異,但長久積累,出現頭暈、耳鳴、紅疹等金雞納霜中毒症

好名茶,很少喝咖啡,偶爾跟朋友泡館子,喝完咖啡不但也提不起神,反而昏昏欲睡。我以前懷疑自己是咖啡有過敏反;現在則覺得好像是喝了沒有咖啡的咖啡,只是集合了許多莫名其妙物質的黑苦液?

www.zhenca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