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居四十年感作

1980/3/2412时正,我全家庭乘坐汽车来到英国庙城定居,直至今天,已经度过了40年整。 刚来到英国的时候,我之所以天真是因为我以为自己要在这块土地上捞一把,于是我就干这干那...到头来我才看穿另外一个道理: 流光易逝, 过去的一切会转眼成空, 于是我就到处游历...今天Coronavirus疫情在英国蔓延, 八十岁老人出国无门,不准离家, 籍此四十周年来临之际,我便写此诗留念:

定居四十年感作

忆昔漂洋旅雁飞

狂澜如旧鬓如丝

回头旧梦成春梦

几度红旗变黑旗

云水多情迎野鹤

梅花有意学吟诗

威湖沉默终无语*

细浪翻萍上柳堤

*威湖沉默:假如没有冠病疫情发生,天天都有许多人到那里去散步,做各种各样的运动,空气十分热闹。自从疫情发生后,威湖整天无人来往,非常寂静。

2020/3/24 写于庙城

www.zhenca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