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回憶

別了,黃鶯;別了,我的童年!

 

過客

 

我小學時代閱讀的報刊都是每週香港空運供的,令我想起魯迅先生在短篇小說理水中所描寫奇肱國用飛車向荒島接糧食。慢慢地,小良友”……等刊物雖然印刷很精美, 但太淺白,滿足不了我們的如饑似渴的知識需求;出現了斷層女飛賊黃鶯系列小說乘虛而入,我及小朋友看得如癡如迷。

女飛賊之父——小平

女飛賊黃鶯系列小說上海作家()小平的創作,1948 年開始連載於偵探雜誌《藍皮書》第 17 期。推出即大受好評,行本亦多次再版,我最初看到的是都是行本。《藍皮書》其它探小說如俠盜魯平、貓頭鷹鄧蕾、甚至福爾摩斯探案,都不如女飛賊黃鶯走俏。

故事主要發生在上海。上海號稱東方明珠十里洋,發達的經給黃鶯一夥提供了充裕的活空間。虹路(殷鳳住宅)、霞飛路、靜安寺、徐家匯、龍華路等地名……激發了我們幼小心靈的無窮遐想。

上海解放1950年《藍皮書》搬到香港繼續出版,女飛賊黃鶯改名女俠盜黃鶯繼續與讀者見面。小平把稿件郵寄到香港出版,直到1957年,最一部小說瓶裡的俘虜面世才銷聲跡;1960年,還有黃鶯系列秘密三女探,疑是贗品。小平留大陸,被人遺忘,不知所終——願他能逃過大陸一波政治運的劫難。

海防1955年接管時,我才唸初奇肱國的飛車再也不接濟糧食,我看了半部紅樓魅影就戛然而止。探小說被定位資產階級文化,加取締,要改看反特小說如紅色保險箱慶十點鐘羊城暗哨”……破案要靠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沒有黃鶯那連貫性的孤胆英雄,讀索然無味,我就底告別了反特小說。

黃鶯出谷

上海時期的女飛賊黃鶯一共九個故事,都發行了行本,但每很薄,印製粗糙。我鄉下初乍到,未能窺全豹。

第一篇故事黃鶯出谷交代了黃鶯的身世。黃鶯等學員均,成長四川涪陵。而在當地有許多飛賊學校,絕大多培養的都是小偷強盜之流,只有黃鶯成長的這所學校培養的是俠盜。校長盧九媽共招收六個女弟子,均以鳥 名;盧九媽出的畢業試題是在她眼皮底下盜物(下圖,左)。其中黃鶯、白鴿、綠燕、紫鵑考試合格,准許畢業。臨行前盧向她們寄語:,我要你們行俠仗義,劫富貧,只能以所得5%維持生計

说明: 说明: 黄莺-3说明: 说明: http://s4.sinaimg.cn/mw690/001DYLwfgy6O4gvxPYD63&690

黃鶯化名王茵(改殷鳳),白鴿化名柏克(改葛波)——倒去,都是她們原名的諧音——劃歸同組行,其餘行蹤不祥。不久,她們在杭州接納殷鳳的表妹阿香(改名向)入夥,形成組合拳。

《除奸記》(上圖右)講述了黃鶯等人在重慶助軍統特務詹川島芳子所組織的間諜站。《一 O 八突擊隊》中交代,1938 年,南京陷落,日軍大屠殺的暴行,刺激黃鶯一行杭州鬼子,在杭州舒家村組織百余人殲700 余人,日又在上海閘口施家村設計殲 700 余人。雖說是極大利,但故事中不忘追加一段民黨正面戰場利消息:中國正規軍在台兒莊之大捷殲敵七千餘人,傷敵四千餘人,生俘敵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