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小說

診所裡的春宵

過客

我晚年步履艱難,拙於應酬,但許多婚嫁娶,仍然推託不了。年終時我內姪兒的婚宴,新娘是一位護士,名叫飛雪,在精英際醫院工作。新娘剛亮相,跟我同坐的龍大夫如坐針,匆匆托詞離席。故事還要三年前的春宵說起

 

龍大夫五十開外,風流倜儻,就住在我的社區,是我的忘年交。華人醫生如鳳毛麟角,龍大夫是其中佼佼者,任職心德醫院主治醫師,在安東街市附近開設業餘診所。龍大夫的拿手絕活是治療哮喘性支管炎,只打針,針到病除,收費30萬元。他賴此一針成名,名利雙收。

他夫婦膝下雙子女,夫唱婦隨,家庭馨幸福。龍太太是位全職太太,恪守華人統,老公照顧得無微不至。每年過小年,她都親手下廚,送來一盤蘿蔔糕。我吃遍西堤點心,可吃不到這美味的蘿蔔糕。

龍大夫診所的老護士突然辭職,接任是一位女護士紅。她花年華,雖然算不上漂亮,但有護士特有的柔。她步伐矯健,操作敏捷,像隻快的小鳥在病房里穿梭;特別有一雙攝人心魄水汪汪的大眼睛。五一二護士節,全市舉辦心肺甦大賽,她拿了優秀獎。

紅很快就熟悉了業。她輕盈的作、柔聲的安慰,使病人痛苦頓而減輕;龍大夫診所聲名遠揚,她功不可沒。她還建議常值診所,任全職護士;當遇到難時,龍大夫通過視頻現

醫護朝夕相處,容易情火花;但行裡有一項不成文規定:醫護禁忌。潔白的護士服,領口開得很低,有時還粗心沒有完全扣上,他看呆了。情自有它的法則:他不可救藥地上了她。她剛跟男朋友分手,感情正處低谷,很快就情相悅,共築香巢。

龍大夫守口如瓶,幸福的家庭沒有一絲漣;龍太太丈夫的出軌好像一無所知。

龍大夫甜蜜的婚外情只維持了半年多。有一天,龍大夫到診所不見紅上班,覺得事有倖,立即趕到他們租的公寓。他見到滿目淒:人去空,家具搬走一空,沒有留下任何信息。他到所有醫院打聽,託人登上臉,但佳人仍然如黃鶴。

 

加婚禮,龍大夫肯定飛雪就是紅,化灰他也不看走眼。短情已成過眼煙雲,但什麼地方得罪了小情人?他要討個說法。了維護她既有的幸福,龍大夫必須迴避;我空長一把年紀,充當愛情信使再也適合不過了。

直到精英際醫院,出示龍大夫的信物,開門見山說明意。她見到我就如見到長輩,哽咽不成聲。

有一天,一位中年貴婦紅,她就是龍太太。不懂得龍太太自行查或租用包打聽,終找到了丈夫藏之所。龍太太也不張,也不粗,只是諄教誨紅是非曲直。

我細訴心聲,她付出了真。如果龍太太出多年陳醋,潑婦罵街,她必定以牙還牙,要把人搶到手,大不了魚死網破。她令我心服口服,紅說道,我選了悄然出走,把龍大夫完璧歸趙。

聽了我的陳述,龍大夫不禁毛骨悚然。打此以,他服服帖帖成她裙下二之臣,再也不敢有非分之想。

(载于文艺季刊33)

 

www.zhenca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