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运用平仄来调节奏`

当我读到`黑夜给了我黑色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时,我总是感觉到作者是一位哲学爱好者。九字句子中,只有一个字是平声。可是当我把这句诗翻译成越文诗时:

Đm đ cho ti đi mắt đen(平仄平平平仄平)

Đi tm nh sng mọi người thm(平平仄仄仄平平)

越文是单音字,他们写诗时,依然保存单音字所具有的优点:能运用平仄来调节奏。为什么平仄规则本来是汉族发明的,而上述的那位诗人却忍心把这种宝藏扔掉了呢。就是这个原因,写现代诗时,我尽量发挥单音字的优点,运用平仄来调节奏:

云与我

心中只愿多陪你

在天空随意飘移

把尘间事都抛弃

此是人生快乐时。

我从来为你痴迷

安详淡泊趋时

晨曦默默山头过

日暮矶边看鹭鸶。

在哪里,你的家乡?

你摇头:`未曾相识`

离此地,去向何方?

你招手,随风飞逝

不与时人说短长

不跟俗世谈非是

你怕当狂风出现

我被雨淋得湿身

那时老少都张伞

朋友瞬间成敌人。

我想象中之你是

诗家惦念的情人

仙禽寻觅之知己

人都爱你的纯真

有缘恰似曾相识

陪你遨游离俗尘。

岁月与我

不怕人埋怨

似江水奔流

它带走青春我心存眷恋

它掩埋喜人无处寻求

它无情染白鬓毛

把我变成了老头。

我不管它日夜奔驰

但愿失落不自卑

劝夕阳携孤独退休

让鲜花开在我心头

让灵感在笔底飞翔

让青春常住在胸膛!

廖海风 2009 威湖

www.zhenca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