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梦祥的画后感

无论是在唐诗中还是在宋词里,我们都会发现,作家大多倾向于运用托物言志的手法来表达自己的感受。可是,问题在于,相同的景物,却能表达出不同作家的不同情绪。且看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作者在词中运用了寓情于景的写法,列出几种景象,特别是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一句具体地渲染了悲凉萧瑟的深秋晚景,生动地表现了一个流落他乡的游子的悲哀心情。可是,李商隐却曾经写道: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请大家注意以下的诗句:

夕阳芳草本无恨,才子佳人空自悲

详细地说物本来是无情,只不过人却是多情而已。蝉是一种小动物,发出同样的声音,可是不同地位不同环境的诗人却写下不同的诗意。

咏蝉

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

居高声自远,非是籍秋风

 

李商隐 咏蝉

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

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

薄宦梗犹泛,故园芜已平

烦君最相警,我亦举家清。

 

骆宾王 咏蝉

西陆蝉声唱,南冠客思深

不堪玄鬓影,来对白头

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

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予心

 

家父廖奇禄 咏蝉

物本无情似有情,寒蝉故待夏天生

餐风古树高难饱,垂緌深更断续鸣

雀若解音应远和,如得意且

人生自是相争处,何苦凄凄诉不平。

再看

王冕的 白梅

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

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

 

白居易的 晚桃花

一树桃红亚拂池,竹遮松荫晚开时

因斜日无由见,不是闲人岂得知

寒地生材遗校易,贫家养女嫁常迟

春深欲落谁怜惜,白侍郎来折一枝

 

王冕以白梅自况,他宁愿著身于雪林之中,以梅花的高洁来表达自己的节操,他不肯同桃李一起混入世俗芳尘。恰恰相反白居易却以晚桃自比,说他像可怜鲜艳的晚桃一样在不见天的竹遮松荫下默默地开放和寂寞地度过晚春. 王老看不起桃花,而白老却告诉我们:寒士像晚桃一样容易被人抛弃,无人理睬。

越南诗人也模仿中国诗人的这种想法,认为梅花是高洁淡雅,而桃花却像青楼女子一样下流...

闲话不表,言归正传。我今天打开珍藏网,看过何梦祥的画和读过刘克礼的诗... 我不知道何兄对桃花的看法与前辈的观点有何不同,但看了他的不信且看桃花映, 春风吹来便是春 一画后,我忽然觉得,在桃花行伍中不是全部都具有爱混芳尘的性格,不是全部 都被逼躲在竹遮松荫下,拂池晚开,以致被人冷落;相反,在们当中还有随意追求自由快乐的渔隐生活的一群。触景生情,我便作绝句二首赠何兄:

 

咏何兄所画的江畔桃花

平生不爱混芳尘,不被松遮度暖春

长在江边争吐艳,惯看渔父乐闲身

 

咏何兄所画的桃花江上的鱼翁

无名无利必无忧,戴笠披伴海鸥

撒网方知渔隐乐,太公何苦别矶头

廖海风 201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