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爱的小狗

狗年谈狗,余情未了,似乎一条可爱的小狗,时隐时现,在我的心田里闯荡。

戊午深秋,我被安置到广东某农场落户。假日,约几个熟人一起赶集,看见街市摆着好几条狗苗(满月的小狗),我选购了其中一条毛色淡黄带点光泽,肥胖的小狗。孩子们喜欢极了,经常逗它,以它作乐。小狗很乖,从来不生气,不吠叫。小孩子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它油滑的身子,它却伸出柔软的舌头,有节奏地舔着孩子的手掌,感到很舒服。每到开餐时,小孩子就盛些饭菜给它吃,像照顾弟妹一般,天天如此,从不间断。故此,小狗快高长大。晚上,它不愿意在楼下,总是走到楼上,缩进我的床底下睡觉。天亮开门时,它迅速地跑到野外的丛林里去,偷偷地卸下数两黄金,舒舒服服地返回来。它爱清洁,博得家人的欢心。

寒冬的一天,我骑自行车到十来公里的市集买菜,回到家里不见小狗了,盘问孩子却摇摇头说不知道,我慌了,思攻脑,忐忑不安,不知如何是好,四处寻找也没见它的踪影。夜幕降临,掌灯时分,它慌里慌张的跑回来,满脚泥泞,全身湿漉漉的,不断地打着寒噤,我马上到门外边生火给它取暖。第二天,隔离的生叔告诉我说,昨天他见小狗在村子里的岔路口被几条大狗围困,小狗左右突围,狼狈不堪,最后见有行人前来,这几条凶猛的大狗才急促逃跑,而小狗狂奔逃命,不幸掉进水溪里,幸好生叔见状,把它捞起来,才逃过一劫,死里逃生。从此以后,我吩咐孩子放学回来,好好看管小狗,不让它独自外出了。

初来乍到,临时的住宅里,老鼠四处出没为患,毫无办法,我只好养了一只黑猫,以它特有的天赋本能把老鼠驱逐。小狗在家时,小猫很惊恐,躲躲闪闪的。但是,小狗善良,从不欺负小猫。日子久了,小猫与小狗的距离拉近了,小猫不再害怕小狗了。好些时候,无所事事,小猫小心翼翼走到小狗身边,伸出前脚去抓小狗的尾巴,小狗依然静静地躺在地板上,任意小猫的戏弄,好像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似的。俗话说狗和猫,比喻两者相生(经常吵闹,打架)。可是,我家的小狗和小猫和睦相处,说出来恐怕别人也难以置信。

一年后,小狗长大了,机灵可爱。逃港时,依依不舍地把它卖给了当地开运河的民工。事隔多年,尽管它可能不在世间,但是,我依然如故想念它____心爱的小狗!

丁酉 暮冬

www.zhenca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