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MOI变成了老MOI

小时候,家父曾经给我起过一个有趣的花名:小MOI。究其原因,原来是我在幼年时多么喜爱挖出真相。例如十岁那年,我周围的越南儿童都经常称我为Tu (这与英语中的China man 一样)。听了那讽刺的话后,我对他们说,你们很蠢,连Tu 的深意都弄不清,怎么能够嘲笑我呢?我又接着说:'在汉语里,倭寇是指日本人,按中国人的习惯,形容词放在前面名词放在后面。而你们越南人爱把名词放在前面,形容词放在后面。所以按越南语的文法来看,应该读成寇。寇与Tu 同韵, 同韵 ;这么一来,你们就把我当成日本人了。你们很崇拜日本人,那么你们应该称我为日本哥'.我不知道我所提出的问题是对还是不对,但这足已证明我从小就是一个爱挖真相的孩子(MOI)了。

十五岁时,所有西方智库都异口同声地赞同杜相所说的话 :'一旦越南失守,整个亚洲会被共产统治'。当时我却相信合格聪明人胡佛博士说相反的话:'该把印支半岛归还给古月。当时人人都说我是个疯癫小伙。

今天世界广大群众都拥护乌克兰,希望他们打到最后一人。我却相信合格聪明人基兄所说的话:'该把东部领土归还给俄国,争取和平,避免让战争带来死亡'。回顾一生的言行我可以下结论:我已从小MOI变成老MOI.我的爱挖真相的性格反映了我对逆向思维的深造,也增添了我对相对真理理论的信念。

我有诗云: 一切都是暂时的

1        2

假如我走在严寒雪地上 倘若我走在干燥沙漠上

我想见到火焰,温暖得像 炽热的空气令我怕阳光

母亲的怀抱,它是我福星 我的愿望是拥有一棵树

在冻死前拯救我的生命 更舒适的是在水中浴沐

3

暂时的对错暂时的爱恨

暂时的朋友,暂时的敌人

暂时的存在于时空之中

它们时时刻刻变化无穷

廖海风 2022/12 威湖

www.zhenca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