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隨筆

過客

 

越南俗語說得好:吃好睡好就是仙。我到耄耋之年,百病生,失眠成了我最大困擾之一。我曾以失眠題材,青年報舉辦的征文,只拿了個季軍,說明至少有兩個失眠者失眠比我還重。

失眠症的鼻祖首推第一次世界大時匈牙利籍士兵保羅科恩(?1955),他在東線被俄軍中腦部,削去額葉。經治療雖然條命,但自睜開眼再也沒有睡過;無論怎,他都睡不着。戰後他在布達佩斯福利部門工作,一幹就四十年,自然死亡。這是醫學界唯一案例,無人能解釋。

名人多少睡,但他們不叫苦。拿破崙每天只睡34小時;俄大文豪列夫托爾斯泰和發明大王愛迪生每天只睡56小時。他們當中許多人是在夢幻中找到靈感:俄化學家門捷列夫發明了元素週期表;愛迪生發明了白熾燈;波爾發明了原子模型

另一個角度看,許多名人非常嗜睡:恩斯坦每天睡九小時還嫌不足;美第三十任總統約科立芝要睡足十一小時。睡多少時間才?因人而異,以精神充沛度;至失眠,那是一種痼疾,各人自有應對之策。

 

著名作家西奧多德萊塞在未成名時重失眠。他申請當鐵道工,每天完活累個半死,一躺下得蒙頭大睡,連飯也得吃,自此底擺脫失眠。

著名的英神經科醫生福斯特肯尼迪博士曾有一段回憶。1940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不久,他親臨前線,目睹著名的敦刻尔克大撤退。身疲力竭的英第五軍團士兵睡得像豬玀,他開他們的眼皮也無法叫醒。他仔細觀察,發現士兵的眼球都往上翻。打此以,每逢失眠,我學習那些士兵翻白眼,秒鐘就呼呼大睡(?)這是一種反射,我自己也控制不了,他寫道。

理論上講,三晝夜不眠可以置人死地,但沒有聽說誰能絕眠輕鬆地自聖雄甘地用絕食成功地為印度贏得了獨立。假如有人絕眠,一定上帝之手干預,使你不得不躺下蒙頭大睡,除了匈牙利士兵科恩,誰都無法抗拒。至日常失眠,可能祂嫌雞毛蒜皮,不屑,任由我們自行解決。

 

有一次,長學明召集開,演講者長篇大論,講得十分沉悶。我戴著墨鏡,翹起二郎腿,不知不覺中見周公。這個難得的鏡頭給浮萍君逮個正著並登上臉,我寫了打油詩自嘲:

搜竭枯腸已力疲,學明召集適其時。

管他滾如江水,墨鏡空調好睡姿。

,治療失眠的靈丹妙藥俯拾皆是,何必近求遠!

www.zhenca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