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網反家暴征文入

努力擺脫家暴的陰影

越南堤岸自梳女話

鍾至誠

女人早已不是一株含羞草。試問哪个女人心儀英俊而有當的男士?憧憬走進婚姻的殿堂,子之手與子偕老。可是,在清末民初,女權還是一項奢求。廣大婦女被族、夫權兩座大山得喘不過的時候,廣大珠江三角洲地區為尋求解脫,形成名自梳女的特殊群體。由歷史原因,許多自梳女漂泊到越南胡志明市堤岸;我如果不趕緊記下一鱗半爪,這個弱的群體被歷史的長河沖刷,淡出當地華越人民的記憶,珍貴的活化石蕩然無存。

百年孤獨的承諾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人之常情,可是中封建禮法太嚴苛了,女子沒有地位,要服四德。女子幸福取決丈夫和婆婆,遇人淑,挨打挨罵,只能聽天由命,連反抗機都沒有。廣東順德民謠曰:雞公仔,尾彎,做人心抱(媳婦)實在難,早早起身都話(晚),眼淚未乾入下間(廚房),反映封建社婦女的悲慘命運;當時盛行盲婚啞嫁,新娘出閨憑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連丈夫長個什麼子都不知道。許多女孩子婚姻望而卻步,用自梳女這種極端抗婚行擺脫家暴,反抗盲婚啞嫁;無奈地犧牲幸福,輩子不嫁,互相扶持至終老。

俗話說,積穀防饑,養防老,老無所依極端行要付出極端的代價。自梳女们为什么要作这样的选择呢?她們梳起原因各不相同,大部分人心老公大男人主義,成天醉醺醺,稍加規就拳腳交加,婆婆常常無端找茬,虐待媳,所以干脆不结婚;有人覺得结了婚,还要带小孩,不自由;也有人認为,不结婚獨立自主,和很多姐妹们在一起很开心。而且她们又有钱,不依靠任何人。還有人因为家里有弟妹,如果弟妹要结婚,但你还没有中意的人,就變成了惹人厭的攔路虎;必须自梳,否则,其他弟妹就不能结婚。

 

古老的中農業社講究男耕女織,但紡織收入菲薄,決定婦女地位卑微;只有廣東省珠江三角洲例外。三百年,珠江三角洲在明末清初時蠶絲業就盛此不衰女性獨立謀生提供機。上世紀初,下南洋打工的風潮自梳女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古代未婚女子都在背拖着條長辮子,結婚時由母親或女長輩辮子在腦勺,稱髮髻盤成一團。矢志不嫁的女子通過一定儀式自行束髻,稱自梳。

自梳儀式要在自梳女聚居的姑婆屋(下圖)舉行,就像舉行迷你婚禮。當事人要購置新衣、鞋襪、香、食品、熏香沐浴,在觀音薩牌位前誓願永不婚嫁。接著由年長的自梳女她把髮髻盤上,然盛裝向自梳女前輩一行禮,家境好的還要設宴請客。

禮成,自梳女就成群體的員,終生無悔。自梳女平日可以繼續居住母家,桑養蠶,自食其力;閒時可以到姑婆屋和姐妹閒磕牙、同舟共。年老或病危,必須搬到姑婆屋,絕不能在家去世,這是自梳女的必然歸宿。姑婆屋有格不成文的規定,即使自梳女的父母或兄弟姐妹也不能擅自進入。

 

一旦梳起,就是百年孤獨的承諾。姑婆們年輕時乎都有人追求過,但她們已經自梳了,就不吭聲像個悶蘆。日子久了,再也無人問津;但她們男人並不憎恨。

了填補心靈的空虛,自梳女選了另類的情感方式契相知。個自梳女在自願的基礎上可以義結金蘭,成契相知。相知類似夫妻,生死與共,可以互相繼承財產。相知在外人看無異同性,甚至懷疑她們有性行,成为茶余酒后的谈笑资料,但這純隱私,無法證實。姐妹們都以寬容的眼光看待,只要沒有男性介入,她們什么都可以輕易放過。

順德位珠江平原腹地,順德縣志記載,自梳女已有三百多年歷史,鼎盛時約有一萬多,占全縣女性的四分之一,蔚奇觀。到上世紀三十年代,繅絲業一落千丈,自梳女無以生,也不能翻悔,被逼到角,只好隨人流下南洋幫傭,由海運之便,她們首先到達的地方就是越南, 成了當地富豪的自梳住家女。

雖然流落他鄉,自梳女仍然恪守誓言,矢志不嫁,不能克隆,因此繼無人。其中一部分落葉歸根,在順德建立冰玉堂,成碩果僅存的自梳女,不超過50人;她們都超長,許多已成人瑞。

陋俗走出神的籠罩

 

自梳女家庭作了巨大犧牲,但得不到回饋。自梳女要守貞,如果抵不住情的誘惑,與男性戀愛或發生性行遭受鄉里毒打,甚至以浸豬籠等私刑處死。死父母不能收尸,必須有自梳姐妹草席草草埋葬了事;如果村中沒有其他自梳女,只有木排漂流。真正的死無葬身之地。

儘管自梳女死被稱作淨女,但家人迷信未婚的處女因代,死魂魄無依,孤魂野鬼,

驅之不去。因此,鄉俗規定:自梳女不准死在家裡,要抬出郊野,只有自梳姐妹拂進香。付身,自梳女被逼有應對之策,反抗神,那就是買門口和冥婚。

買門口與男性舉行婚禮,但婚禮後不洞房即返回娘家,並出錢替名義上的丈夫買妾,夫家有婚之事,仍要以妻子身份出面忙。冥婚即倒貼找一名剛死者的牌位結婚,不管是男孩或老人,以做死者名義上的妻子,以便日可以老死夫家。自梳女守身如玉,同要跟人形式上結婚,自梳啥?

海遺珠追越南自梳女

幼時我加當地華人統婚禮時,新娘鳳冠霞帔,前面一定有一位穿黑色大衫、揮舞手帕的中年婦女開道。她口中念念有詞,不是經咒,而是早生貴子、步步生蓮等吉祥語。廣東人叫她們馬姐(妈姐),婚禮一定要馬姐頭。新娘進婆家要足不沾地,要馬姐背上花轎。經過了解,我才知道原馬姐也是自梳女。我自此自梳女萌生厚的興趣,但越南華人都已經舉行新式婚禮,馬姐早已成陳跡,怎才能找到自梳女的絲馬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