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未提及过的往事

我在越南居住过38春秋, 那段时间比我在英国居住过的还 短,我在英国的生活好像身在桃源中一 样, 白天到公司上班,晚上回家与妻小欢聚,没人敢于叫我去开会,去学习某某政党所推出的主张和政策, 没人敢于迫我去修堤,去筑路, 总之,没人敢于迫我干我不想干的事情, 只要我遵守法律规则 就行。在英国生活, 没有争执, 也没有烦恼.结果, 就没有任何事情是值得记载下来的!相反, 在越南生活的38年当中, 几乎每天都有新的事故发生, 那荒谬绝伦的现实曾经把我卷入其中, 不能置身事外.当时每一个人都被迫变成过 一盘棋里的被人指使的棋子,任由狡猾的政治家随意摆布. 如果谁不够机警聪明的话,谁就摆脱不了难以想象的险境. 所以说每一事件的发生都充满着血的教训,使人的头脑变得更加清醒, 真是值得记载下来的。至今有的事情已在我的笔锋下被曝光了,但也有的事情我一直还没有提及过,以下是我没有提及过的往事:

A 我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所经历过的事情

()我姨丈之死 -1946年。

每当有某事件发生 时,人们会有各种不同的看法。例如,史书认为纣王昏庸暴虐,是个昏君 ; 但郭沫若先生通过对甲骨文的研究,敢于采用反向思惟的方法去分析纣王的功罪。 他认为 帝辛(纣王的真名为受或者辛)倒是个了不起的英雄,他的武功曾经对神州的统一,经济的发展,文化的交流和民族的融合都起了不可磨灭的作用. 就是这个原因,我愿意把成语 助肘为虐改为助杰为虐.让我再举 一例:西方的史家学者都异口同声地认为武元甲将军是红色的拿破仑. 相反,我舅父参加过奠边府战役,他曾亲身体验过中国炮兵兵力的威力,他曾经对我说:奠边府战役的胜利要归功于以陈赓为首的中国军事顾问团的智谋。 我姨丈之死至今也有两种对立的解释:1946年,一个炎热的下午, 太阳高挂在空中; 我做完了功课后,便到我姨妈家去跟表弟和表姐一起玩耍。大概一个钟头之后, 有两个卫国团战士出现,胳膊上挎着枪,匆匆忙忙的走过来, 然后闯进了家门口, 其中一个士兵 对姨丈说 :上级有指令请丁先生跟我们走一趟... 从此以后, 我再也看不见我的姨丈了。直至1947年, 在一个秋天的深夜里, 我正睡得香的时候,忽然在门外有人大声叩门, 把全家人都从梦中惊醒了, 随后家父起床把门打开,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原来敲门的却是画家黄立言先生, 他是家父的知己. 进屋后,家父叫人做饭给他吃, 然后他把逃脱牢狱的过程讲述给全家人听...我从他的口中,得知姨丈已于1946年被人枪决了。按 照黄立言先生的说法, 在我姨丈被捕那天,还有报界知名人士潘魁先生,他 (黄立言) 和小说作家凯兴等人, 也同时被关进牢里。 后来,黄先生侥幸逃脱了监狱,才能活着回来,把一切事实都告诉我们。有人相信这一立论, 因为我的姨丈是个浪漫主义诗人,他的诗充满豪迈的情怀, 具有浪漫的风格, 对激进分子来说,这种思想会给鼓吹革命的热潮带来危害。不但如此, 我还听说过, 他在那段时间内,还敢于站出来跟那班持有枪炮的政客们竞选,所以他的死是迟早的事情。六十年过去了, 2006年夏季, 在我去越南探亲的旅途中,我从姨丈亲弟的口中得知:姨丈倒是一个革命烈士,他于四十年代末曾被法殖民者杀死, 在监狱中壮烈地牺牲了...有人却相信这一立论, 因为他们认为我姨丈是个单线特工,他之所以被自己人抓捕 是因为组织想转移敌人的注意力。我不敢肯定, 哪种说法是正确,哪种说法是错误,但我敢肯定, 曾经有过两个卫国军战士于1946年夏季闯进姨丈的家中, 然后把他抓走...这无疑是事实, 是我亲眼见过的。

() 夜间聚会 1946

平凡人之所以 能做聪明事 是因为 他坚持 站在逻辑推理的基础上,如果发现采用正向思惟的方法得不到美满的效果时,他就采用逆向思维的方法去解决问题.换句话说他肯克服思考定势的局限性... 以下的片段足以证明 一点: 有一天,斜阳似乎不想离开万物,还留恋地映照在云树和大地 上;仰望天空, 一片红霞点缀着山峦, 微风轻轻地抚摸着花草,枝叶, 杨柳在微风中袅袅起舞,呈现出苗条的姿势;黄昏总是肃静的。正当我与小伙们 在月光下玩耍 的时候, 忽然看见了梨园先生(越盟特工译音)走进我家门口,他脸带微笑跟家父打招呼:好久不见, 近来好吗!. 还算过得去!家父 回答。 之后, 他邀请家父二更前往偏僻的长桥去聚会。家母站在旁边,不知道那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家父曾经干过地下工作,每每遇到不对劲的事情,他都记住培根的话:

If a man begins with doubt, He shall end in certianty.

也就是说,要从不确定性因素的角度 出发,去分析事情。他知道,梨园是个 口密腹剑的家伙,对他的言行,绝对不能以正向思惟的方式去分析事情; 更何况,按常规同志聚会必须是在白天举行,为什么约定在深夜呢? 最终家父就推却不去参加了。 明天 一早,长桥下 飘浮着五个被捆绑在麻包里的尸体...家父发现了尸体后,便将长桥聚会与尸体被打死的两件事情联系在一起...经过这一事故后,家父曾经对我说:最可怕的不是站在你面前凶悍蛮横的敌人, 而是躲在你背后的口密腹剑的朋友。无论如何, 运用反向思惟的方法,能让家父成功逃脱了险境,挽救了他自己一命至今, 我依然找不出梨园邀请家父去参加聚会的原因,但我敢肯定的说,当时 家父 一面拥护越盟, 一面 准备出版三民主义等书,让梨园认为家父与越国脱不了关系。

() 出版 三民主义一书 1946

1946年, 越南革命 取得 胜利后, 胡志明去法国谈判,把主席的职位交给黄叔抗先生暂时代理。当时, 我家住在河内谢贤街, 从那里到主席府不远, 况且解放前,家父曾帮过黄老办报纸, 所以 他们有着 师生的关系。当他把 三民主义一书 翻译完毕后, 就立即去见黄老,希望黄为该书写序。家父以为黄老会赞成他的做法, 谁料,黄老笑着说:我劝廖先生 停止 这种做法, 因为 越国与越共本来是水火不能相融;如果出版这类书籍, 廖先生会碰到杀身之祸的。听了黄老的劝告后,他立即取消了这个念头。通过对上述事件的分析,我可以下结论: 所谓子趋亦趋子不亦步 这句话是指我们定要听从智者的劝告, 追随他的步伐走路,我们一生会平安无恙的。

下期继续讲述... 廖海风 2018/8

www.zhenca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