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級制往事

“幹部服”溯源

过客

在一次討論“越南國服”的座談,我受邀加。越南婦女正裝定裊的長衫,已無異議;至男士的服裝則各一是。正當與者傾向於幘巾、黑紗長衫khăn đóng áo the時,我非常肅地提議,我們的當是“幹部服”(越語“大幹服”),贏得一場哄堂大笑,以我是“憨豆先生”的高足!

 

時期,我還唸小學,學校的制服是黑鞋白襪,每個男生都非常講究把鞋底釘得厚實、皮面刷得通亮……這些習慣隨著19541010日人民軍接管首都的腳步聲成塵封。

胡志明部隊的光輝形象成了首都人民的偶像;不約而同,部隊的裝束馬上成了時尚,取代“封建殖民”殘渣。胡主席和家領人在慶典時都穿“幹部服”,派莊重。就這,沒有人強制,但上行下效,蔚然成風。

這種“時尚”的最高境界是黃咔嘰褲,四袋上裝,宛如丐幫的“四袋弟子”。當時人民軍還沒有軍銜製,“四袋“是力的同義詞。乍看,”部服“和中山裝相去無,但其中學問大著呢。

香港的“華南早”,1902年,孫中山先生曾到河鼓吹革命,結識了華人裁縫黃隆(音譯)。黃先生量體裁衣,設計了中西合璧的中山裝。該結論,中山裝源自越南。再者,干部服的領尖和袋子的形也跟中山裝不一。中山裝是深藍色呢料,幹部服取材是黃咔嘰布,完全不同,該是越南的國粹

越南人講究“穿靴戴帽”,如果擬定干部服,與之配套的是“解放鞋”和“臼帽” dép râu nón cối解放鞋用汽車輪胎製成,下雨泥時,鞋襻兒會跟鞋底剝離,苦不堪言。我們每人要自備兩根鋼條做的鉗子,已不時之需,美其名曰“穿鞋機”。解放鞋早已廢棄,但臼帽由於它優良的抗性能,在北方盛此不衰;生產、正牌的臼帽價值两銭黄金。

包级制時期女裝十分調。下身一律穿黑綢長褲;上身穿色襯衣,開荷葉領口,如果是混紡絲織物,那是非常時。鞋子是“前鋒牌”鞋,手工雕製的半高跟木屐已經十分超前了。

美是人的天性,但部員工每月只獲得5米布票配給,城市居民只有4米,農村口更可憐,只有3米!貿易公司是唯一供貨點,賣什麼就要買什麼,根本沒有機挑肥瘦。當時民風閉塞,跟不上世界潮流。布票男女有別,只有婦女才能買2米黑綢布料做褲子。

幹部服要熨得筆挺,穿襯衣,跟穿西裝差不多,不能“輕舉妄動”,只適合大日子,平常還是要穿襯衣長褲。

 

下圖是1980年拍的婚照(取自互聯網),體現另類的諧趣;此時包級制已日薄西山,已有彩照。新郎服裝雖然皺了點,卻是標準的“國服”,胸前個大包體現“新婚不忘工作”的初心。新郎迎親用中“鳳凰牌”自行車。新娘穿繪漆長衫,並不合身,一定是閨蜜處借,這個閨蜜既矮且胖。當時穿長衫已是最高檔,平民新娘一般都穿白襯衣,胸口別一朵白花——這種扮相現在只用送葬!

歷史已翻開新的頁,現在再也沒有人穿部服。我雖然舊,但絕不這種提倡古。令我感到安慰的是,記者裝或保安制服,都可以見到幹部服的影子。

说明: anh cuoi thoi bao cap anh 3

www.zhenca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