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前诸葛亮

当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开始在中国武汉蔓延的时候,西方多国的领导人物都不太关心这场疫情的迅速扩散;就连英国群众也不把它当作回事。唯有我的邻居 (又是我的老诗友)却抱着与众不同的看法。他说: 依我看这种病毒未必是起源于武汉的,因为此前几个礼拜军人运动比赛大会曾在武汉举办,这意味着病毒可以通过某国军人来传播;经过了数星期现在武汉感染人数已达到七万人...你知道吗?当今世界的旅游和生意来往等方面都非常发达,我相信英国很快就会尝尽这种灾难的苦痛. 他劝我最好不该出门 而且该在网上购买食物 与此同时英国某菁英却提出所谓的群体免疫荒论;他们不主张带口罩,不想方设法进口呼吸机... 在这种可怕的情况下, 我必须按照他的心话去,整天呆在家中, 哪里都不去. 我不知道我会不会被感染...但我起码可以与病毒完全隔离。我得称他为事前孔明。触景生情我用现代语写一幅对联留念:

保护自身,不信人群免疫论

隔离尘世, 但闻春晓鸟鸣声

我还写了一首五绝赠他:

事前诸葛亮

结局病难侵

不与人来往

他时共唱

2020/4/13 英国庙城 廖海风

www.zhencang.org